当前位置:首页 > 乱伦小说 > 如果胡来

如果胡来

2016-09-22 05:53 PM作者:哥哥干哥哥操狠狠干_哥哥干日日撸狠狠爱_狠狠干狠狠操在线视频

.
  胡来的老爸当年没有抱着契而不舍的精神,采取紧迫钉人的手段,去追求外号为「水果西施」的老妈的话,那
么胡来的老爸将无法名正言顺的对她老妈胡来,而胡来也不会有机会诞生在这个浑沌的世界上。而此篇文章也将因
为胡来的缺席,而使得作者失去写作的素材。


  「先生,恭喜你,你的老婆帮你生了一个健康的男孩。」胡州手里抱着与老婆爱的结晶,在他心中不断感谢老
天爷的保佑时,他也没忘了仔细端详这个婴儿的五官。当初若不是天天买五百块的水果进而感动丈母娘的话,目前
二十四岁的他,大概只能把惠美当作性幻想的对象,只能夜夜喊着惠美的名字然后手淫到天明。


  而当年追求惠美的辛苦过程,也在胡州的心中留下了一个小阴影,这个阴影使得他即使已经踏入恋爱的坟墓多
年,还是不免担心漂亮的老婆会让别的男人拐了去。


  「嘿嘿!长得真像我。」胡州看着儿子的鸡鸡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:「跟我小时候一样长,将来一定大有可为,
大有可为啊!」经由判断老二长度色泽的过程,而确定手里的婴儿的确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之后,胡州不自觉的抓了
抓胯下,喃喃自语道:「该给你取什么名字好呢?」听到电视传来的一句广告词:「喝这罐,给你好运旺旺来!」
这个聪明到懂得以鸡鸡大小鉴定DNA的胡州笑道:「好!就叫你「胡来」!钱来、运来,只要是好事通通都来。
哈哈哈!我真是有够天才,竟然能取出一个这样吉祥的好名字。」就在胡州沾沾自喜的同时,胡来也同时撒下了生
平第一道尿,干下了生平第一次的「胡来」!


  如果胡来在国一那一年,坐在他左边的「A片强」没有借他一堆A片、坐在右边的「枪神王」没有教他怎么打
手枪的话,胡来会认真的念书,然后在国三那一年挤进A段班。


  他也许还会和其他男同学一样,拉拉女生的肩带听听尖叫的声音;或许也会为了可以和班上其他男生融洽相处
而掀掀女生的裙子,虽然说他不知道光是看内裤究竟有什么好爽的!更有可能的是,他会为了错掀隔壁班老大女友
的裙子,在放学的时候,在离学校不远的补习班门口,感受到生平第一次被围殴的滋味。


  「啧啧啧……原来女生的那里不是一格一格的小格子,而是长成这样。」「啊,孩子是这样做出来的,要把鸡
鸡插进女生的那里,我还以为要插进去她们尿尿的地方咧!」「咦?妈的!老爸老妈还跟我唬烂,骗我说我是从垃
圾堆里检回来的。」趁着爸妈不在家,胡来此刻正坐在客厅里,看着由A片强手中借来的片子。


  看着小泽圆被干的样子、听着她浪叫的声音,脸红心跳的胡来脱下了裤子。


  「毛毛又比昨天长了一点。」胡来看着那日益增长的阴毛,回想着枪神王教他的方法,用右手握住「一瞑大一
吋」的小鸡鸡,开始套弄起肉棒来。


  在他HAPPY的时候,脑海中浮现出的ㄚ巧(胡来班上奶子最大的女生)的裸体,让他觉得更来劲了,「喔
……ㄚ巧……ㄚ巧……我要干死你……」白色黏黏的精液沾在胡来的手上。经过了约三分钟,他跟着电视里小泽圆
「一起去」了,生命中第一次的手淫经验也在同时宣告结束。


  「干,原来自慰这么爽!早知道如此,在小学的时候就该打了。」期末考健康教育考不及格的胡来喃喃说道。


  如果胡来在国三那一年,他老爸没有用年终奖金替家里添购台电脑的话,胡来会以极为优异的成绩顺利考上第
一志愿。因为整日埋首书堆而没有机会叛逆的他,会扮演好一个乖儿子的角色,替他的父母赢得邻居的赞美与羡慕
的眼光。他也许还会在上厕所的时候被学弟勒索,然后因为口袋只有一块钱而被痛殴。


  他会在周记里发发牢骚写下被欺侮的经过,而老师则会给他一句「凡事以和为贵」的评语。乖巧的胡来会在乖
乖听话的同时,尝受到生平第一次被出卖的心痛感觉。孝顺的胡来或许来会利用假日帮母亲卖水果,而当他多找了
钱给客人却没有听到母亲的责难时,他会泪眼汪汪的唱道:「有妈的孩子像个宝!」「你没看过情色文学?不会吧?
给你一个网址好了,让你知道什么叫做「意淫」的快乐……」胡来正以一指神功在键盘上敲打着上述的网址。「找
到啰!找到啰!元元情色文学区,哈哈,让我来瞧瞧有什么好看的。」「「肥水不落外人田」?这是啥类型的文章?
看看这一篇《是谁偷喝奶》好了!」笔名为「风狼」的作家大概想也没想过,他随手写下的一篇文章竟会唤起潜藏
在胡来内心深处的恋母情节,让胡来的母亲成为儿子性幻想中的女神。(而胡来大概也没想到在多年以后会认识这
位叫作风狼的三流作家,也没想到他一次酒后的回忆告白,竟会让风狼将他的故事化成文字呈献于大家的眼前。)
胡来并非是一个易受影响的人,也就是说一开始他虽然会为了追求新鲜感而将母亲当作意淫的对象,但这种念头却
不是太强烈,只是偶而为之而已。不过,当每天到情色文学区赏文成为了一种习惯,当他觉得风狼的作品不够刺激
而其他诸位名家的作品较够味的时候,他在日记里写下了这样一段独白:


  「唉,网路上的各位情色文学作家,可知你们的文章使得我愈来愈想搞我老妈。这下怎么办才好?也许戒掉上
网是最好的方法,可是你们一篇篇堪称经典的文章又教我怎能不看啊?」今天,胡来在下线以后,拿出了好不容易
才和同学拗来的充气娃娃。他一手拿着胶水,接着,将母亲的相片贴在了娃娃的脸上。虽然充气娃娃并不太好用,
然而母亲的裸体影像却弥补了这个缺憾,他一边干着橡胶制的淫穴,一边唱着:


  「有妈的孩子像个宝……」如果胡来在高一那一年,他老妈没有为了老公的早泄而半夜躲在客厅喝闷酒的话,
胡来将会因为无法实现的幻想而成为网路上知名的情色文学作家,他也会因为想挣脱联考的枷锁而拒绝念书,也会
因此让号称「×中香炉」的华诗有了可趁之机,以胡来的「第一次」完成「百人斩」的目标。


  胡来或许还会因为不小心让华施怀孕而遭受到退学的命运,而被迫提早系上带上婚姻的束缚。然后,这对年轻
的小夫妻会在偶尔替对方套上几顶绿帽子的情形下,在日后又生了两个不算太爱的结晶。这三个兄弟长大之后,大
哥会选上立委,二哥会去当角头,而三弟则会当上警察。经过多年的努力,三个同心的兄弟会联手掌握半个台湾岛,
让胡来成为岛上最有钱有势的老年人。


  「妈,你怎么一个人在客厅喝酒?又和老爸吵架了吗?」因为肚子饿,想下楼泡碗面来吃的胡来,意外地发现
母亲正坐在沙发上暗自饮泣。「你下来正好。


  来,陪妈喝一杯。」在惠美说话的同时,胡来的面前多了一杯玉山特高。


  博学(情色文学)多闻(上千卷A片)的胡来是个懂得何时该说话何时该闭嘴的儿子。他了解有些事即使不问,
但是只要说话者不是个哑巴,秘密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。更何况,他老妈看起来已经喝到有些「茫茫」,正值最
多话的时刻。于是,聪明如他老爸的胡来选择了喝酒而不是开口。


  终于,在沉默了约五分多钟之后,惠美终于说道:「对啦,我刚刚和你爸吵架。」「吵架也不用喝酒啊!何况,
有时候吵完一架反而能够解决问题。不用郁卒啦,妈。」「解他妈的决!你老爸这次是无药可救了。」「怎么说呢?」
「不说你不知道!其实你老爸是个性无能。」「性无能,不是吧?妈,你可不要为了接下来的话打我。我好像天天
晚上都会听到你在……叫床。」「你这个死孩子!正事不干就只会搞些有的没的。跟你说啦,我是在叫床没错,可
是你知不知道,我是自己在和自己办事?」听见母亲的话,胡来心里的惊讶不是我的文笔可以形容出来的,「难道
酒的效力真的如此惊人?强到可以让人说出平时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话?」他在心中反问着自己。然而,当他继续
安慰母亲,母亲那出乎意料之外的答话让胡来整个人傻住了。


  「可是……性爱没有那么重要吧?」「不重要?那你告诉我,你为什么天天打手枪?」「我……没有啊……」
「没有?不要想骗我,我昨天还看到你偷拿我准备换洗的内衣裤,躲在房里半天不肯出来咧。」「这……你……怎
么好像什么都知道?」「我是你妈耶。如果一个母亲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干啥的话,还有资格被叫做妈吗?」「啊!
不要说我啦,我是在和你讨论有关爸的事耶。那你打算怎么办?呵,对了,可以叫爸去看医生。」「他会去看才有
鬼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爸有多爱面子。」如果胡来在这个时候,以下列的方式回答的话,他将会展现出对文言文
高超的解译能力,而惠美则是会狠狠的赏他一巴掌。


  「妈,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。叫做「先生有事,弟子服其劳」?」「有啊,那又怎样?」「我的意思是——既
然现在你的「先生」有事,那比弟子更亲的儿子我是不是应该做老爸该做的劳?」突然意识到儿子的暗喻的美惠,
二话不多说,举起右手,一巴掌打晕了正感到洋洋得意的胡来。


  然而,由于胡来选择了另一种回答,所以故事有了不同于上的发展。


  「若是老爸不肯看医生,那我也没办法。不说了,肚子好饿,要去泡碗「来一客」吃吃。对了,妈,喝酒伤身,
你还是早一点睡吧!」就在胡来正要起身的时候,惠美突然抱住了他,轻声哭泣起来:「谁说你没办法?你不也是
个男人。为什么?为什么我会嫁给一个早泄的老公?」听到母亲的说法,胡来被脑海中那个隐约正在成形的想法,
搞得有些心神不定。而这个想法,使得他觉得自己就像情色小说里面的主角。「没错!我是个男人,可是妈为何要
特地指出这项事实?我会有办法吗?啊!难道说……」愈想愈不对,原本低头沉思的胡来抬起了头,试图要由母亲
的眼中找出明确的答案。没想到,母亲的手却松了开来,以大字型的姿势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
  看到这种情形,胡来轻唤了几声母亲的名字,准备将她的人扶回卧室里。然而,就在胡来往母亲的方向移动脚
步时,惠美那道若隐若现的乳沟以及两截露出大半的白皙双腿,使得胡来呼吸加促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。「要做吗?
被发现怎么办?」胡来为了是否要做出脱离伦常的举动,在内心不断挣扎着。


  突然,他想到了几篇在情色文学区读过的作品,「管他的,做就是了。那些主角不也都是趁着母亲喝醉的时候,
而享受到鱼水之欢吗?」受到小说里那些个个都拥有巨根的男主角的鼓舞,胡来脱下了裤子,让他已经长大的老二
在半空中昂首挺立着。


  左右手分别抓住母亲黑色连身洋装的一角,胡来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将母亲的衣物迅速地扒了下来。紧接着,
他又动手解开母亲粉红色的前扣式胸罩,终于,胡来看见了那对他垂涎以久的乳房。惠美的奶子大而圆结实而富有
弹性,胡来一边享受着乳房掌握在手中的触感,一边赞叹道:「妈的!原来摸奶的感觉这么棒,早知道就交个马子
来爽一爽!」而当胡来开始吸吮他老妈浅茶色的乳头时,惠美突然发出「嗯」的一声。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使得胡
来舔也不是不舔又不甘心,只得让舌头停在乳头之上方两公分的位置,确定老妈并没有醒来之后,胡来又开始胡来。


  「脱下你的内裤来,让我来看看你的鸡歪。」胡来哼着轻快的小曲,脱下了他老妈的肉色束裤,两片又肥又美
的大阴唇呼唤着胡来,于是他低头吻了妈妈的「妹妹」一下。「你在哪里?阴蒂?你在哪里呢?哈哈,让我找到了
吧!」胡来开始对阴蒂展开攻势,或咬或吸或舔或亲,总之在这个时候,他把由A片里学来的绝学施展了开来。


  不知是错觉或是什么,胡来总觉得,即使已经入睡,他老妈的腰部还是会做出轻微的摇动,像是在呼应他的动
作一般。手指感到一阵湿意,胡来抽出了本来抠着母亲肉壁的食指,看着在灯光下微微发亮的指头:「咦?这该不
会就是淫水吧。如果是的话,为什么国中的健康教育老师没有教呢?」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睡梦中母亲不时发
出的闷哼声,唤起了胡来原始的本能。腰往前一送,胡来胯下的那条蟒蛇在经历「拨开阴毛见蜜穴」的过程后,进
入了老妈淫穴的最深处。


  谁晓得,胡来不过抽送了几下,原本在睡觉的老妈突然将眼睛睁了开来,目光直直的看着他。「干!糗了!为
什么妈会醒过来?为什么和小说里的情节不一样?」他停止了抽插的动作,像一根大木头等待着被母亲的怒火烧掉。


  不一样,惠美的反应果然和其他正常的母亲不一样。


  「怎么停下来了呢?你刚刚不是做得很顺手吗?继续啊……」老妈的话让胡来感到头晕目眩,然而箭在弦上不
发不行,胡来只得又开始埋头苦干起来。


  「啊啊……儿子……真棒……啊……喔喔……喔……就是这种速度……啊啊啊……」愈干愈是迷惑,胡来搞不
懂他老妈怎会愿意和他做爱,并且叫得如此淫荡:「喔喔……乖儿子……啊……深一点……深一点……啊啊……」
在胡来射出童子精之后,他再也忍不住问道:「妈,你怎么……怎么没有骂我啊?」惠美说道:「为什么要骂你呢?
我可是开心得很。」胡来再问道:「可是,你怎么会愿意和我嘿咻嘿咻呢?」惠美说道:「答案很简单,三个字—
—我需要。」看见老妈没有说谎的样子,胡来问了一句:「妈,老实说,你刚刚是不是根本就没睡?」笑容代表了
一切,行动已是回答,惠美抚弄着胡来的鸡巴,准备鸣起第二回合的战鼓。


  就在母子交欢之际,半夜起床上厕所的胡州在楼上喊道:「胡来啊,你在楼下干嘛?这么晚了还不睡觉。」嘴
巴被母亲封住的胡来无法回答,他听见老爸又喊道:「喂,你有没有听见?睡觉了!」嘴唇终于分离的母子二人,
不约而同的叫道:「嗯嗯……就快去了……」不知自己绿云罩顶的胡州,在听到他们的回答后,自言自语道:「神
经病!


  上楼就上楼,去什么去啊!真是去他妈的!」如果胡来与母亲的亲密关系仅止于这一次的话,那么在高一下学
期的时候,他也不会多了一个表面上叫「妹妹」而实际上该叫「女儿」的秧格喜斯特(YoungerSiste
r)。他会将那一夜与母亲的激情当成永恒的回忆,然后将其当成写小说的素材。他或许还会为了难忘这次的一夜
情,使得日后在和老婆做爱的时候,不小心把那被操的人喊成「妈」!


  「哈哈哈!没想到我这么勇,竟然可以再制造出一个女儿。」胡州开心的向朋友炫耀道。而一旁的胡来则是看
着躺在育婴室里的小孩,眼眶不禁还泛出几滴感动的泪水,表面上看来平静的他,内心可是欣喜若狂。


  「这就是我女儿吗?长得真漂亮!以后一定会和他老妈一样是个大美人。」当然胡来也没忘了在心底向老爸说
声抱歉:「爸,对不起,要让你养我的女儿。


 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不爱戴保险套而已。不过我保证,以后一定会努力工作赚钱来让全家过好日子。」
忽喜忽悲的胡来暗暗的发誓道。


  如果胡来的妈不担心儿子出轨的话,那么他将会与女儿保持着表面上的正常兄妹关系。他会保护她不受变态的
侵扰,也会帮她过滤男生打来的电话。胡来可能还会牺牲一半的零用钱,购买一切她需要及想要的东西,而这个举
动会使得她的朋友说道:「你真好,有个对你这么好的哥哥。」他或许还会在她问说「我从哪里来」的时候,告诉
她这样的话:「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爸妈从垃圾堆里检回来的吧!」而这个谎言,将会在她第一次和朋友相约到M
TV看A片的时候被拆穿。


  胡来已是个27岁的年轻人,而今天,他正为了一件不知该不该做的事而苦恼着。说实话,他已渐渐对身材日
益变形的母亲失去了兴趣,也因此使得他的老二有了向外发展的念头。


  身为胡来的母亲当然知道儿子的想法,在肥水不落外人田的心态下,她这样告诉胡来:「我知道你想交女朋友,
想要拥有除了我之外的性伴侣。可是,妈实在无法想像你和其他女生搞在一起的样子。当然,我也不能这么自私,
要求你只能和我在一起。我想了想,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,就是与其让你到外头播种,不如便宜自己的女儿。也
就是说,我希望你能和你的女儿做爱。」其实,看着正值青春期的女儿,看着她身材的变化,胡来是有点动心的。
然而,让他迟迟无法下决定的原因是——他的女儿今年才国小六年级芳龄十二岁:


  「我怎能偃苗助长呢?」「可是,说正格的,我还真想看看女儿的裸体。」胡来决定暂时不想难搞这个问题,
打开了电脑,播放一片最近由网路上DOWNLOAD的A片,片名是《母?人非人》。没想到这么一看,影片中
全家一起做爱的景象,反倒让胡来下了决心做出决定。


  隔天,老爸被老妈找去逛街,家里只剩胡来与他的女儿。惠美在出门前偷偷告诉胡来「万事OK」,并且要他
善待自己的孩子。「真是奇怪,妈是怎么说服女儿的?」想着这个问题的同时,胡来回到了他的卧室内。


  一进门,他就看见女儿坐在床上,头低垂、双颊飞红,十足是一副害羞的模样。他看了看散落在床边的衣物,
老二顿时充血,只因为他知道——棉被下的女儿是一丝不挂的。接着,胡来除去身上全身的衣物,来到女儿的身边,
将棉被缓缓的拉下。


  「妈都跟你说了吧?那你应该知道哥要做什么了。不用怕,一切交给我,好吗?」胡来温柔的说道,一边把手
放在女儿那微微隆起的小山丘上。乳房虽小,触感却是一流,搓揉起来的感觉是如此的棒,胡来的肉棒不禁雀跃了
几下。接下来,他含住了女儿粉红色小巧而可爱的乳头,让自己的舌头在上面做旋转,直到两颗奶头都硬起来为止。


  「来,把腿张开。」胡来看见了女儿的下体那几根稀稀疏疏的阴毛,也看见了那即将被他打开的蜜穴。他将食
指沾了沾口水放在女儿的肉缝之上,而当他的手指顺着肉穴做顺时针的画圆时,女儿那「嗯嗯」的呻吟,让他感到
自己的肉棒变得比第一次和母交欢时更硬了些。


  门,终于到了被打开的时候。胡来将自己的鸡巴慢慢慢慢的塞入女儿的阴道内,也用手擦去了女儿因为疼痛而
流下的泪水。在胡来耐心而温柔的引导下,他的女儿顺利渡过了难熬的时刻,嘴里发出的声音也由原本,「啊!…
…哥……不要了……好痛……啊……」的喊叫转为,「喔……哥……喔……好舒服喔……啊啊……」的呻吟。


  前所未有的快感直冲脑门,胡来把握最后几秒的时间做最后的冲刺,当精液来到龟头不远处时,他抽出了鸡巴,
将精液射在女儿正在发育的胸部上。


  当胡来发现女儿自动替他口交时,他惊讶的问道:「你怎么会做这个呢?」忙碌的女儿含糊的答道:「妈教我
的啊,她说如果哥哥你让我很舒服的话,就用这种方法表示感谢。」「舒服的话?」胡来又问道:「那如果不舒服
呢?」只见他的女儿抬起了头,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:「如果不舒服,妈说——那你就咬烂哥哥的小鸡鸡吧……」
时光匆匆飞逝,园中老树上的树叶也经历过十次凋零又萌芽的过程。


  看着心爱的女儿穿上婚纱的画面,胡州因为太过感动而忍不住泪流满面。今天是他女儿大喜的日子,教他如何
能够不开心呢?当胡州拿起手帕擦拭布满泪滴的眼镜时,他发现胡来哭得比他更厉害。


  「我知道你和你妹的感情很好,可是也不需要哭得这么厉害吧。女孩子嘛,总有一天是要嫁人的。」胡来强忍
住哀伤,勉强在脸上几出几丝笑容。在这个热闹的结婚典礼上,谁也听不见他心中的呐喊:「爸,我怎么能够不哭
啊!毕竟,妹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啊……」


  【完】